首頁
盧漢雄傳略:跌宕人生盡春秋

發布日期:2016-06-29    閱讀點擊:3262

盧漢雄先生(1929-2012)

 

盧漢雄(1929-2012),民進金華市第二屆、第三屆委員會主委。1929819日,盧漢雄出生于四川省長甯縣西門外的一個地主家庭。伴随着時代的巨變,他在中國這塊曆經滄桑卻依然充滿激情的熱土上生活了整整84年。他是時代變遷的見證者,是飽經磨難的親曆者,也是祖國走向昌盛的踐行者。從單純幸福、曆經錘煉的青少年,到命運多舛、自強不息的中年,再到老骥伏枥、為民代言的晚年,他充滿傳奇的一生被時代的鋒刃均勻地切成三份,仿佛在不同的時空活過了三輩子。

 

錘煉中成長的人生

盧家本為殷實的書香門第,盧漢雄出生之前,他母親已育有一子五女。他出生時,他的父母親都已四十開外,中年得幺子,喜出望外之餘,可謂寄托了全家的希望,所以,幼年時的盧漢雄得全家人的寵愛于一身。然而,由于其父不善操家理财,家道逐漸衰落,不久,父親病逝,一家的生活重擔全壓在瘦弱的母親盧趙時惠身上。幸好,殷實的家底還未殆盡,憑着勤勞、堅忍和善良的中國婦女傳統美德,母親把盧漢雄和他的姐姐們撫養成人,沒有讓他們吃太多的苦頭。以盧漢雲為首的姐姐們秉承母親的美德,她們和母親一道視小弟為掌上明珠,關愛有加,盧漢雄的童年無疑是幸福的。不滿7歲,盧漢雄就在長甯縣城關鎮小學接受民國新式教育的啟蒙,從小乖巧聰慧的他頗受師長們的喜愛。12歲高小畢業後,他的姐姐們都已在成都、重慶成家,盧漢雄在母親的開明支持下,遠離故裡,跟随姐姐們分别在成都、重慶等地就讀多所中學,包括當時最好的複旦附中,完成了初中、高中的學業。

雖家境已大不如前,但帶着母親和姐姐們期望,17歲的盧漢雄希望能考入因抗戰而遷往重慶北碚的複旦大學深造。正當此時,抗戰勝利後的複旦大學遷回上海,複旦同學會決定在原校址重建一所學校,定名為相輝學院,以紀念複旦創始人馬相伯和校長李登輝。19471月,盧漢雄考入相輝學院的經濟系四年制本科。雖不是複旦大學,但相輝學院與複旦深厚的淵緣,仿佛就是複旦大學在重慶的分校,這也算圓了他的複旦夢。他認為,經濟乃立國之本,民生之源,唯有發展經濟才能振興國家,改善民生,因此,他選擇攻讀經濟學專業,以期日後報效國家,報答他的母親和姐姐們。對盧漢雄而言,求學于相輝學院的三年是他一生中最惬意閑适的時光。當時,雖然全國大部分地區正處在全面内戰的烽火硝煙之中,但地處西南腹地的重慶始終是國民政府的大本營之一,盡管國共兩黨的地下暗戰也是如火如荼,但單純的盧漢雄并沒有感受到生活的殘酷和艱辛。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一直得到了在重慶生活的姐姐和姐夫的呵護。當時,他的六姐夫就在國民政府所屬的軍統組織中供職,不但經濟條件較好,而且他們的社交圈子都在重慶所謂的中上層主流人士。六姐夫經常帶上盧漢雄參加社交活動,出入娛樂場所,讓盧漢雄感受到的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在此期間,有一位六姐夫的同事兼朋友在與盧漢雄閑聊中談起,隻需填一份簡單的表格,就可以列入軍統通訊員的名單中,經濟上有困難可以得到幫助,畢業後還可以被優先推薦在政府中謀職。這位朋友還告訴他,成為通訊員後并沒有什麼特别的任務,隻要注意一下相輝學院的學生動向,有什麼反常的情況跟他說一下就可以了。不谙世事的盧漢雄覺得這待遇不錯,而且可以為自己的未來留一條後路,便不假思索地填了表格,根本沒有想過這通訊員其實就是一個兼職特務。雖然盧漢雄在此之後并沒有向軍統提供過任何情報,但這件事,卻為他以後的苦難人生埋下了伏筆。

194911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高奏凱歌,進軍大西南,解放了重慶。此時的相輝學院校園内群情振奮,一片歡騰。盧漢雄也積極投身其中,迎接和歡慶解放,甚至還以學生代表的身份,得到了駐紮重慶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最高長官劉伯承的接見。興奮之餘,盧漢雄卻面臨一個人生的尴尬。因為相輝學院是國民政府支持下由一批複旦老校友創辦的,他們大多有國民黨的背景。在共産黨領導下的人民解放軍以摧枯拉朽之勢解放全中國的時候,他們大多自顧不暇,跟随國民政府遷往台灣,因此,相輝學院不得不關張停辦。再過一年就要畢業的盧漢雄失學了。當時,四川全境還沒有完全解放,中國人民解放軍一方面需要進一步補充兵員,另一方面,也需要征招一批有文化的青年進入部隊學院接受培訓,以提升人民解放軍的整體素質。在剛剛解放的激情感染下,年方21歲,血氣方剛的盧漢雄得知部隊正好在重慶征兵,聽說還可以在部隊繼續他未完成的學業,便義無反顧地決定投筆從戎,于重慶解放不久便光榮地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入伍後的盧漢雄因為是文化水平較高的學生兵,并沒有跟随大部隊深入大西南腹地參與解放全中國的戰鬥,而是留在解放區進入西南軍大文藝大隊參加培訓。在此其間,由于他表現出色,在19508月加入了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

自從離開親人參軍後,年輕的盧漢雄告别了錦衣玉食的優越生活,開始接受部隊的艱苦錘煉,并很快變得成熟懂事了。當時部隊實行供給制,每月僅有6元補貼,但他還是時刻惦記着年邁的母親。當時,老母親的經濟條件雖已大不如前,但還是可以得到他姐姐們的關照,盡管如此,懂事的盧漢雄還是每月精打細算,把節省下來的幾元或十幾元錢寄給老母親,以盡他做兒子的一份孝心。

不久,美軍在仁川登陸,悍然發動了侵朝戰争。作為朝鮮鄰邦的中國,唇亡齒寒,國家安全受到了嚴重威脅。在此形勢下,剛剛建立新中國不久的中央政府做出戰略決策,決定派遣部隊入朝參戰,盧漢雄所在的部隊被整編為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234師,于195010月跨過鴨綠江,赴朝參加抗美援朝。入朝後,盧漢雄先在34師政治部任助理員、見習幹事,後任34師警工營文教主任。

在戰火紛飛的朝鮮戰場,盧漢雄經受了饑寒交迫和槍林彈雨的生死考驗。對祖國、對朝鮮人民深沉的愛和對侵略者無比的恨,激發了他的勇氣和智慧,盧漢雄奮不顧身地一次又一次出色完成了戰鬥任務。在他的立功檔案中,我們可以找到他兩次榮立三等功,一次獲得師“模範共青團員”稱号的記錄。19516月,五次戰役期間,他在部隊轉移中沉着冷靜、機智果斷,組織收容了二十多位失散的戰友。在撤退的過程中,又恰逢本部王科長負傷沒有擔架,他主動緊急聯系友鄰部隊,以最快的速度将王科長送到醫院,挽救了他的生命,因此榮立三等功。1952年,盧漢雄調至34師教導隊任文教主任,主要負責基層兵員的識字掃盲工作。他根據軍人特點而編寫的“練字表”對于加快識字,避免遺忘收效顯著,在全兵團範圍内推廣使用。19546月,盧漢雄再次榮立三等功。這次立功的功績是他在文化教學中,工作積極負責,掌握教學關鍵,改進教學方法,獲得良好成績。由此可以看出,盧漢雄不僅在硝煙彌漫的戰場上機智勇敢,在平凡的教學崗位上,他同樣才識過人,積極努力,創造出不凡的業績。

每當他在朝鮮戰場榮立功勳,喜報就會以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政治部的名義寄發給他的母親盧趙時惠和其二姐盧靜姝,盧漢雄的傑出表現讓遠在祖國家鄉的母親和姐姐們頗感欣慰,這也是他報答她們的最好方式。19537月,因為在朝鮮戰場上的出色表現,盧漢雄被評為“模範共青團員”,獲得全師通報表揚。195412月,盧漢雄随部隊從朝鮮凱旋,駐防在浙江金華。

由于多年來的進步表現,盧漢雄被吸收為中共預備黨員。正當他的人生之路越走越寬廣的時候,1955年底至1956年的“肅反”運動扭轉了他的人生軌迹。由于他的地主家庭出身、國民黨軍統身份的姐夫以及解放前夕在重慶加入過軍統通訊員組織等等曆史原因,盧漢雄沒能通過當時嚴格的政治審查,19569月,他的中共預備黨員資格也被取消了。從此,他再也無緣加入中國共産黨。195610月,盧漢雄從部隊複員,在浙江金華師範學校函授部任語文教員。雖然被取消中共預備黨員資格讓他備感痛苦,但不久之後,他與同時駐防在金華,而且同期複員在金華物資部門工作的戰友文靜相知相戀,這讓他受傷的心靈得到了很大的慰藉。這對有着諸多共同經曆和共同語言的年輕人很快墜入愛河,喜結良緣。結婚後,盧漢雄的曆史問題雖令他的新婚妻子文靜隐隐有些不安,但婚後的生活是甜蜜的。很快,這對年輕的伉俪又結出了豐碩的愛情之果——兩個女兒。在那段日子裡,美滿的小家庭裡總是洋溢着歡歌笑語。得意之時,盧漢雄掩飾不住四川人天生的樂觀和豪爽,總會略酌小酒,放開嗓子唱一曲四川高腔。美滿的家庭生活讓盧漢雄暫時忘卻了政治生活中的失意。

 

命運多舛的人生

1957年,全國範圍的整風反右運動迅速展開。思想活躍、知識分子較為集中的文化教育單位自然成為反右的重點。當時,金華并無高校,隻有金師、衛校、農校等幾所省立中專及金華一中、二中等高級中學,盧漢雄所在的浙江金華師範學校,可算得上金華的最高學府了,自然首當其沖成了反右運動的主戰場和重災區。同時,在“以階級鬥争為綱”的“極左”路線橫行的時代,盧漢雄單純的人生經曆和戰場上血與火的生死考驗中造就的磊落性格,也成為他招緻災禍的根源。

當時,很多地方因實行國家統購統銷的糧食政策,造成農民糧食短缺,甚至出現了饑荒。盧漢雄根據他的所見所聞和實地調查,滿懷着對共産黨的信任和熱愛,響應“大鳴大放”的号召,對黨在農村的糧食統購統銷政策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和看法。他籲請黨和政府關注并解決農民的溫飽問題。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不久,他的觀點和意見即被定性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極右言論,被認為是對社會主義現實的污蔑和惡意攻擊,他因此被劃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右派分子。不僅如此,幾乎在他被打成右派的同時,金華師範學校收到了來自盧漢雄原屬部隊在“肅反”運動中的一份政審材料,這份材料中列舉了盧漢雄的諸多“曆史問題”。在當時“極左”的反右思維影響下,地方組織仿佛找到了盧漢雄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論的曆史淵源,于是,他被無端地“罪加一等”,被定性為曆史反革命,遭遇了比普通右派更為嚴厲的懲罰,以“勞動管制”的名義身陷囹圄,失去了人身自由。這位在朝鮮戰場上舍生忘死、保家衛國、屢立戰功的英雄瞬間便成了階級敵人。

身陷囹圄的盧漢雄不僅斷送了自己的美好前程,他的幸福家庭也遭遇了滅頂之災。他的妻子文靜生活上不得不獨自承擔起兩個年幼女兒的撫養重任,政治上則被定位為“右派家屬”而遭到冷遇和歧視。沒過多久,組織上找她談話,要她與盧漢雄劃清界限。文靜考慮再三,并沒有屈從組織的壓力,依然與盧漢雄保持着夫妻關系。19586月,盧漢雄被押送至龍遊湖鎮的十裡坪農場第一生産隊接受勞動教養,開始了他長達20多年的苦難人生。臨行前,痛苦與絕望中的盧漢雄深知,因為自己的原因,妻子和女兒的生活都已受到嚴重影響,他不想讓妻女的人生因此被徹底葬送,于是,他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向妻子文靜提出離婚請求。他的這個決定無疑是在自己的傷口上撒鹽,但為了妻女的未來,他還是強忍痛苦,做出了勇敢的選擇。為了兩個年幼的女兒和未來的生活,文靜在萬般無奈之下,隻能與盧漢雄辦理了離婚手續。

在此之前,出于對弟弟的關愛,遠在四川的二姐盧靜姝專程來到金華幫助盧漢雄照看兩個年幼的女兒,給予盧漢雄一家以有力的支持。之後即使是在盧漢雄已經被送往十裡坪農場後,二姐依靠糊紙盒在金華艱難度日,用省吃儉用存下的錢買一些生活用品,冒着風雪步行二十幾公裡至十裡坪勞改農場給苦難中的弟弟送去。親情的力量給了盧漢雄繼續活下去的勇氣。19633月,盧漢雄雖被提前解除勞動教養,但在那個時代,勞動教養的解除并不意味着人身重新獲得真正的自由,況且他也無路可走,于是,他隻能聽從組織的安排,以就業勞動的身份繼續留在農場。又過了兩年多,19657月,艱苦的勞動生活已摧毀了盧漢雄的健康,在金華已舉目無親的他提出回原籍四川繼續其漫漫無期的勞動生活,目的隻是為了在老家能更好地得到親人的照顧。經組織批準,他被安排到偏遠、閉塞的川西小縣石棉縣新康礦場就業勞動。事實上,在當時,石棉縣離他的家鄉長甯縣還有500多公裡,離他姐姐們居住的城市成都也還有300多公裡,不過,在他的心理上,至少離親人已經近了許多,而且每年被允許有二十天的探親假可以與從小對他疼愛有加的姐姐們團聚,姐姐們對他生活上的照顧、精神上寬慰,讓他獲得了極大的心理慰藉,使他能夠在漫長的勞教生活中堅持下去。姐姐們的恩情,他始終銘記在心,懷着“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之心,安排工作後,盡管自己工資不高,每當過年過節、姐姐過生日都要寄上禮金、禮物,若知道姐姐生病則是寄上藥物等以報答她們昔日對自己的關懷。

剛到石棉縣新康礦場的日子裡,他的工作是每天背磚頭,每次要背上20多塊約120餘斤的磚走三四裡路,其中的艱辛和勞累難以言喻,甚至比在龍遊的十裡坪農場時更艱辛。因為過度的勞動,他的背部還留下大片陳傷。後來,礦場領導認為他表現不錯,又是有文化的知識分子,就安排他到水泥廠工作,要他研制水泥配方。他夜以繼日地利用以前學到的化學知識,經過不懈的研究,終于把合标的水泥配方研制成功了。不僅如此,他憑着豐富的學識和努力鑽研精神,還在礦場學會了木匠等很多技術活。19762月,他終于在石棉縣新康子弟中學獲得了一個語文代課教師的職位。雖然隻是個代課教師,但至少可以做他喜歡和擅長的工作了,他在精神上得到了莫大的安慰。

在盧漢雄經曆困苦煎熬的非人生活的同時,他的前妻文靜拉扯着兩個年幼的女兒也在艱難中度日。迫于生計,她後來雖然再婚,但炎涼的世态和巨大的精神壓力終究壓垮了她,她在47歲時即英年早逝,離開了這個無情的世界。幸運的是,兩個女兒在她與命運頑強抗争中已經基本長大成人,在她離世之後,善良的繼父又承擔起了照顧兩個女兒的責任。1979年,在繼父幫助下已經在金華地區物資局所屬建材公司工作的小女兒文蘭正好有一個出差四川的機會,她動了心,産生了要去四川尋找姑媽,進而與生父盧漢雄相認的想法。但是,在當時的家庭和社會氛圍下,她顧慮重重,難以決斷。關鍵時刻,她想到了自己中學時候的恩師、時任金華六中黨支部書記張寶成。聽了文蘭的叙述,正直善良的張寶成語重心長地對她說,任何東西都無法割斷親情,無論認或不認,他都是你的父親,你應該在他有生之年與他相認團圓。

在恩師的鼓勵下,文蘭借出差四川之機,找到一直與她有書信往來的姑媽,并在姑媽的陪同下見到了已兩鬓斑白的生父盧漢雄。父女相見,抱頭痛哭,文蘭一五一十地跟父親說起了自己和姐姐在金華的近況,說起了恩師張寶成鼓勵她的話,也說起了社會上正在流傳的要為錯劃右派平反的消息。她勸父親回到金華,重新開始新的人生。其時,孤獨的盧漢雄已經在四川石棉縣的新康礦場度過了苦寂的13年時光,他的心早已經麻木了,然而,撥亂反正和改革開放的春風正吹遍中國大地,他也漸漸感受到了這股春風的力量,女兒的到來更催化了他那顆正欲解凍的心。女兒回金華後,盧漢雄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一方面,他渴望摘下扣在他頭上整整20年的右派帽子,與兩個女兒團圓,而要想實現這些願望,就必須回到金華去。另一方面,一想到金華,又會讓他不寒而栗,在那裡,有太多令他歡喜又令他害怕的回憶,同時,他也擔心去了金華無依無靠,連基本的生活都會成為問題。苦思冥想之後,他想到了文蘭的恩師張寶成。雖素昧平生,但從女兒的叙述中,他已感受到張寶成是一個真誠、善良的人,他内心特别感謝張寶成對女兒的鼓勵,也特别敬重他的正直為人。于是,他冒昧地給張寶成寫了一封長長的信,在表達了感激之意後,請教他究竟是回金華好,還是在四川靜等消息好。張寶成收到盧漢雄的信後,果斷地鼓勵他盡早回金華,并表示他會盡自己所能幫助他。

收到張寶成的來信後,盧漢雄仿佛吃了一顆定心丸,他滿懷希望地回到了闊别20年的、令他愛恨交加的第二故鄉金華。為了幫助他度過最初的艱難歲月,張寶成利用自己的職務便利,替他在金華六中找了一份代課教師的工作,并給他安排了一間可以安身的小屋。自此,這兩個年齡相仿、人生境遇迥異的知識分子成了莫逆之交。頗重情義的盧漢雄視張寶成為患難摯友,難忘知遇之恩,即使在他以後取得了較高的成就和地位時,仍懷感恩之情常來常往。

基本的生計問題解決之後,盧漢雄開始為自己的平反而四處奔波。1979年年底,雖然有關部門已經開始啟動錯劃右派的平反工作,但禁锢在人們心中的“左”的思維并未完全退去,因此,申請平反之路并不順利。20年的勞教生涯早就斬斷了盧漢雄在金華的一切人際關系,他投訴無門,隻得再次求助于他在金華的唯一朋友張寶成。

張寶成利用自己長期在中學擔任領導職務的優勢,熱情地領着盧漢雄找到了他以前的學生的父親,時任金華地區法院的院長。院長聽了盧漢雄的遭遇後,頗為同情,當即表示,隻要符合平反條件,就一定盡快幫助解決。果然,1980年年初,金華地區行署下發文件,為一大批錯劃右派平反昭雪,盧漢雄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至此,壓在盧漢雄心頭20多年的政治大山終于被推翻了。當盧漢雄來到他昔日的工作單位金華師範學校要求複職時,盡管學校很同情他的遭遇,但他卻被告知革除他公職的原因并不僅僅是因為他被錯劃右派,而是他還有一個更為嚴重的勞動教養的處分。而當年的勞動教養處分是由金華地區公安局下達的,所以,撤銷處分也必須由金華地區公安局下達,學校隻能提交一份要求撤銷處分的報告。19807月,盧漢雄終于等到了徹底改變他命運的好消息:金華師範學校收到了金華地區公安局“金地公複[8060号”文件,正式批複撤銷了對盧漢雄勞動教養的處分。不久,盧漢雄回到闊别20多年的金華師範學校,正式複職當上了一名語文教師。從此,他開始全身心地投入到他所熱愛的工作中去,帶着隻争朝夕的迫切心情,希望把損失的20多年美好時光奪回來。由于他的出色表現,從1983年到1987年,盧漢雄連續五年被評為校先進工作者,其中1986年還被評為金華市直教育先進工作者。

1981年開始,盧漢雄在教學之餘,緻力于培養學生自學能力的探索,經過多年的實踐和研究,形成了一定的系統性、科學性成果,在全省一次中師語文教學研讨會上,以“怎樣培養預習習慣”、“把培養學生自學能力貫穿在教學全過程”和“形成自學能力的三個境界”為主題展開研讨,引起了中師語文界的良好反響和贊譽。

不久,盧漢雄擔任金華師範學校語文教研組組長,總體負責全校的語文教學和研究工作。盧漢雄治學嚴謹,教學有方,學術造詣頗深,同時,又十分重視學生能力的培養,從而形成了較為系統的理論研究成果和實踐經驗。他撰寫的《把培養學生自學能力貫穿在教學全過程》一文,榮獲全國中師語文首屆論文比賽優勝獎,他還曾參與《範文鑒賞集》、《中師名篇欣賞》等著作的編寫。之後,他成為全國中師語文教學研究會理事、浙江中師教育學會會員、浙江中師語文中心組成員等專業領域的重要成員。

盧漢雄在努力提升自身學養水平的同時,還不忘培養提攜年輕教師,積極推薦青年教師擔任教研組長,自己則甘為人梯。他盡心盡力地幫助青年教師鑽研教材,改進教法,将自己的教學改革成果毫無保留地奉獻出來,提出“要把培養教學能力滲透于聽、說、讀、寫的訓練中”,使他所在的教研組建設成果得到了全省同行的認可和贊賞。盧漢雄能取得卓著的教研成果,成為德高望重的、學校裡青年教師的楷模,并不僅僅是敬業,更因為他對這份事業的熱愛和珍惜。他的“文學與寫作”課是最吸引金師學生的課程之一。他用一口帶着濃重四川口音的普通話,以渾厚宏亮、抑揚頓挫的語調,引領着學生們流連于經典文學殿堂,滋潤着學生們的心靈。他循循善誘,誨人不倦,經常在早自修課中耐心地解答學生的疑難問題,甚至主動跑到學生宿舍裡言辭懇切地找學生談話。盧漢雄特别注重培養學生們的自主學習、自行處理問題的能力,在課堂中鼓勵學生解放思想,張揚個性,常常在教學中閃現出思想的光芒。他還以自己的人生經曆教導學生要甯靜心靈,熱愛事業,學會經世緻用的智慧。他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慈父形象也是在金華師範學校出了名的。當學生們去他家請教疑難問題時,他總是熱情接待。答疑解惑之餘,遇上晚飯時間,他總會盛邀學生在他家裡吃飯。他與學生們一邊吃飯,一邊談理想、談人生,興之所至,也會忘了校紀校規,與學生們對酒當歌,用他渾厚的嗓音高歌“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盧漢雄在學生們的心目中,他不僅是嚴師,也是慈父。曾有一個學生因為懷疑自己得了絕症,産生了輕生的念頭,盧漢雄及時發現了這一苗頭,耐心地做他的思想工作,終于重新讓這個同學鼓起了生活的勇氣,避免了悲劇的發生。還有一個家境貧寒的學生,雪上加霜,突遭失竊,生活上出現了嚴重困難,盧漢雄得知後,悄悄地給予這個學生以經濟上的幫助,使他順利渡過了難關。特别是在1989年動亂時期,面對資産階級自由化泛濫的嚴峻挑戰,盧漢雄多次主動深入學生宿舍對學生開展深入細緻的熱愛社會主義、熱愛共産黨的宣傳教育,使學生們及時扭轉了不良思想傾向,認清了大方向。學生們因此感動地視他為“不是班主任的班主任”、“人生道路上的良師益友”。

盧漢雄真誠敬業、意氣風發的形象和慈父般的人格魅力不但吸引了他的學生們,也深深感染了比他小10多歲的單身女同事李虹。李虹與盧漢雄在同一教研組,工作中,他們互相切磋,也經常得到盧漢雄的指點和幫助;精神上,他倆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兩情相悅間,不久,他倆從相識、相知,到相戀,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從此,盧漢雄的人生重新得到了愛的滋養。在以後近30年的精彩人生中,盧漢雄的身後始終站着一位善良賢淑的女性,她鼎力支持他的事業,無微不至地照顧他的生活起居,使他可以心無旁骛地把自己的光和熱奉獻給工作和社會。盧漢雄的出色表現得到了同事們的一緻好評,他一貫的悲憫情懷和對社會的強烈關注也得到了學校領導的認可。19859月,金華地區撤銷地區行署建立市級建制,成立第一屆市政協。在金華師範學校的推薦下,沒有任何官方背景和從政經曆的盧漢雄以一介書生的身份成為政協金華市第一屆委員會委員。曆經苦難的盧漢雄在他人生的後半程似乎開始不斷得到上蒼的眷顧。

198711月,由于他出色的教學和研究成果,他順利晉升為高級講師,而就在此前後,一個更重要的機遇正在悄悄來臨。當時,時任民進浙江省委會秘書長的吳畏先生和省委會組織處副處長楊子才來金華調研民進在金華的組織發展情況,調研之餘,吳畏先生找到當時的金華師範學校黨委書記壽鳴鶴先生共叙同窗情誼。閑聊之間,當壽鳴鶴先生得知老同學此行來金華的目的後,便向他推薦已當選為政協委員的盧漢雄,并詳細談了他的坎坷人生,他在學校的出色表現,也談了他各方面的條件和人格魅力。正在思考民進金華市委會組織發展工作的吳畏先生敏銳地意識到,盧漢雄很可能會成為民進金華市委會後任主委的上佳人選,因為時任的民進金華市委會主委俞立身年事已高,組織上正在考慮兩年後換屆時的接班人問題。于是,經征求金華市委統戰部的意見後,在他的老同學壽鳴鶴先生的支持和牽線下,吳畏先生與盧漢雄見了面,表達了願意介紹他加入民進并作為金華民進領導人的後備人選進行培養的想法。

對民主黨派了解不多的盧漢雄在表示感謝之後,心裡并不踏實,所以沒有馬上答複吳畏先生,而是回去後又去征求了他最為信任的張寶成的意見。張寶成對他說,在這個改革開放的大好形勢下,加入民主黨派對于社會、對于黨派和你個人都是有利的,民主黨派是你發揮作用的良好平台,應該積極加入。在得到張寶成的支持後,盧漢雄很快答複吳畏先生,明确表達了願意加入民進,并努力為民進組織奉獻力量的願望。在得到盧漢雄的答複後,吳畏先生親自做他的入會第一介紹人,并請楊子才做第二介紹人,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盧漢雄的入會程序。198712月,盧漢雄光榮地加入了中國民主促進會。為了使民進金華市委會特别重視對盧漢雄入會後作為領導人後備人選的培養工作,吳畏先生在入會介紹中,還特别另附了一份“盧漢雄同志簡況”。在這份簡況中,除了介紹盧漢雄的基本經曆和為人、能力外,最後,他罕見地加了一句:“建議經過一段時期的實踐活動後,可推薦他參加金華市民進的領導班子。”出自民進省委會機關領導如此鄭重的介紹詞的确是罕見的,足見吳畏先生對盧漢雄的認可和重視。如果說張寶成是盧漢雄人生中的第一位貴人,那麼,吳畏先生無疑是第二位貴人,是他們二位改變了盧漢雄人生後半程的命運,助他走向了人生的輝煌。當然,以後的事實也證明,這兩位貴人都沒有看走眼,盧漢雄在擔任民進金華市委會主委期間,對金華民進的組織發展、參政議政和社會服務等各方面都做出了極為重要的貢獻。

 

老骥伏枥,參政為民的人生

加入民進後,盧漢雄便很快進入角色,在民進金華市委會的支持和安排下積極參與到民進的各項工作中。19885月,在民進金華市第三次會員大會上,盧漢雄被增補為民進金華市委會委員。同年7月,在民進浙江省第四次代表大會上,他當選民進省委候補委員。1988年下半年,民進中央部署全國展開對義務教育的調研工作,金華市委會積極響應,為此,專門成立了義務教育調研組,盧漢雄作為調研組最主要的成員之一深入金華最偏遠的山區塔石進行細緻的調查研究,主筆寫成調研報告《金華縣塔石區義務教育情況的調查》,詳細闡述了義務教育面臨的主要問題,并提出相應的建議。該調研報告作為重要調研成果之一被送到民進中央,在民進中央教委會編印的“端正教育思想,實施義務教育”調查簡報第三期上做了報道,後來又刊登在《浙江民進》報上,為推動我國改革義務教育政策發揮了積極作用。19898月,盧漢雄年滿60周歲,從金華師範學校光榮退休,正式告别了他鐘愛一生的教育事業。然而,他的另一項重要事業則即将啟程,這項事業不僅讓他有機會以另一種方式繼續關注和服務于教育事業,而且使他在地方政治和社會舞台上扮演更為重要的角色。

1989107日、8日,民進金華市第四次會員大會召開,在這次大會上,盧漢雄當選為民進金華市第二屆委員會主任委員,正式擔起了金華民進“領路人”的重任。從他入會到當選為主委,其間隻有短短的不到兩年時間,在這段時間裡,盡管他也在本職工作之餘為民進組織做了很多工作,但畢竟時間太短,很多會員對他并不夠了解,因此,他雖然當選了主委,但還是有很多會員心存疑慮的。另外,他是在剛剛退休不久而上任主委的,從組織安排角度來說,這種情況也不多見,更加重了人們的不信任感。不過,盧漢雄很快以積極、紮實的工作作風和有目共睹的工作業績打消了會員們的疑慮,樹立了威信。

他在民進組織中的身份很有意思。他不是專職主委,因為他的人事關系并不在民進機關,也不拿民進機關的工資;他也不是兼職主委,因為他已在金華師範學校退休,已無本職可言,自然也就沒有兼職一說了。然而,他卻是一位全天候在民進機關上班,全心全意為民進組織工作的名副其實的主委。

盧漢雄上任後主抓的第一項工作就是組織建設。他認為,金華民進要想在金華市的經濟、社會發展中更有作為,首先就要發展壯大組織,優化會員的人才結構。在他上任之初,民進金華市委會隻有5個基層支部,107名會員,其中教育界會員就有88名,占會員總數的82%。顯然,無論是會員總數還是會員結構都不利于全面開展工作。為此,他有意識地吸收其他界别的優秀人才進入民進組織,并努力增加基層支部數量,通過基層組織的觸角來更快地發展組織。如現任金華市副市長的邵國強和金華市科學技術質量監督局局長的張少華,都是在盧漢雄的培養和關注下成長起來的。他倆先後擔任民進金華市的主委,卻都不是傳統的教育界人士,而都在參政議政和金華民進組織中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這與盧漢雄的慧眼和政治智慧是分不開的。又如現已成為民進金華市委會副主委的張建敏,作為金華市文化藝術界的代表人士,原是金華婺劇團的優秀青年演員。當時,社會各界對民主黨派的意義和作用了解并不多,對加入民主黨派更是顧慮重重,張建敏也不例外。然而,盧漢雄敏銳地意識到她的發展潛力,為了動員她加入民進組織,他冒着酷暑,曾連續三次親自上門到張建敏家五樓的宿舍去做她的思想工作。張建敏終于被盧漢雄的誠意所感動,加入了民進。這之後,她不僅藝術上突飛猛進,兩度獲得戲劇“梅花獎”,成為名副其實的文化界領軍人物,而且她熱愛民進,為民進事業做了許多工作。

經過多年的努力,金華民進的會員結構由較單一的教育界逐步轉變為以教育界為主,涵蓋各個界别的較為合理的人才結構。在繼續保持教育界傳統優勢的前提下,一大批非教育界優秀人才被吸納為民進會員,其中有張建敏和浙江婺劇團一級演員、藝術總監朱元昊為代表的文藝界群體,有金華市政府法律顧問、高級律師洪友紅為代表的法律界群體,有金華市火腿行業協會會長、上市公司金字火腿董事長施延軍為代表的經濟界群體,有金華電視台主持人曹波為代表的新聞媒體界群體,有金華市廣福醫院名譽院長李建軍和市中醫院中醫内科主任蘇洪源為代表的醫衛界群體,有高級工程師樓妙良、周紅福為代表的科技界群體等等。會員結構的改善,極大地提升了金華民進的社會影響力和參政議政、社會服務等各方面的能力。

與此同時,盧漢雄領導民進金華市委會積極開展基層支部的擴展工作,力圖通過增加基層組織的數量來強化組織發展能力。在他上任之初的198911月,首先将原有的5個支部擴展到8個,将原來的教育支部拆分為普教支部和專業教育支部兩個,并增加了金華二中支部和文藝支部。之後,凡是達到建立支部條件的,本着“穩步推進,成熟一個,發展一個”的思路,積極穩妥地發展建立新的支部。在此基礎上,始終有一個強烈的願望萦繞在盧漢雄的心頭,那就是要突破僅在金華市區發展組織的局限,将基層組織延伸到所屬縣市。一個偶然的契機,讓盧漢雄找到了實現這個願望的突破口。19954月,連任政協金華市第三屆委員會副主席的盧漢雄在三屆一次會議上認識了剛剛當選為政協常委、來自浦江的張春仙。盧漢雄在這次會議上所做的《切實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全面提高教育質量》的精彩大會發言給張春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時,張春仙隻是浦江縣棉紡織廠的技術科長,是一位對統一戰線和參政議政基本不了解的無黨派人士。在此之後,因為經常參加政協常委會議,她與盧漢雄幾乎每個月都會碰到。當盧漢雄得知張春仙還是無黨派人士時,就多次找她談話,向她介紹民進組織的情況,希望她能加入民進,并藉此在浦江建立民進基層組織。為了說服張春仙盡快加入民進組織,他還通過浦江縣政協主席和統戰部長找她談心。張春仙被盧漢雄謙和的人格魅力、淵博的知識和誠懇的精神所打動,終于在1995年底加入了民進。在她與同年3月入會的浦陽鎮中學校長龔偉毅的共同努力下,至1996年上半年,浦江縣就有了6名民進會員。為了能早日在浦江建立民進組織,盧漢雄多次專程前往浦江,與浦江縣政協和統戰部溝通,終于促成了在19967月成立民進浦江小組。至1996年年底,浦江縣的民進會員人數發展到9人,至此,浦江縣成立民進支部已水到渠成。在民進金華市委會的直接指導和浦江縣政協、浦江縣委統戰部的大力支持下,民進浦江縣支部于1997122日正式成立。成立那天,盧漢雄親臨浦江表示熱烈祝賀并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民進浦江縣支部的成立,從此結束了金華民進在縣裡沒有組織的曆史。這是金華民進組織建設上的一大突破,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喜事。它為我會更好地履行參政職能,拓寬了渠道,增添了活力”。他的講話道出了他的心聲,圓了他一個大心願。民進浦江縣支部的成立,在金華民進曆史上具有裡程碑的意義,也為金華民進以後在其他縣市的發展奠定了基礎,提供了借鑒。

當然,盧漢雄的眼光并不僅僅于此。在此後的歲月裡,盧漢雄一直關注着民進浦江縣支部的發展,并要求浦江支部适應時代的要求,打破傳統界别的局限,積極吸收社會各界精英,使這個支部顯現出獨有的魅力和活力。2004年,已經卸任主委職務的他對張春仙說,機遇永遠青睐有準備的人,浦江支部要繼續努力,為建立總支做好準備。在他的鼓勵下,浦江支部在走過十年發展曆程後,向民進金華市委會呈送了成立民進浦江縣總支部的申請,并于20072月召開了總支成立大會,盧漢雄以名譽主委的身份到會祝賀。目前,民進浦江縣總支部已有會員近50人,成為金華民進的一支生力軍。

經過十年的努力,至盧漢雄卸任民進金華市主委後的1999年底,金華民進組織得到了空前發展,共有2個總支,16個支部,會員人數達232人,擔任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有42人,支部數量和會員總數都實現了翻番。不僅如此,會員界别的多元化和會員所屬地域的拓展也大大增強了金華民進的社會影響力和參政議政、社會服務的能力。這與盧漢雄在任主委十年的組織發展理念和不懈努力是密不可分的。

在狠抓組織發展的同時,盧漢雄也特别重視參政議政工作。19906月,剛剛就任金華民進主委不久的盧漢雄當選為政協金華市第二屆委員會副主席。在二屆一次會議上,以雙重身份首次亮相的盧漢雄代表民進作了題為《學習要“深”,貫徹要“實”》的大會發言。他的發言論點鮮明,論據充分,說理精辟,頗受好評。盧漢雄的發言和所提建議、意見總是言之有物,有的放矢,見解獨特,擲地有聲,從不說假大空的套話,同時又能既到位而不越位,聽者往往能深受啟迪。他常說:“參政黨是共産黨的诤友,诤友理當講诤言。所謂‘诤言’,顧名思義,就是直話、真話。”當然,他更清楚,靠一個人的身體力行雖然可以起到示範作用,但畢竟力量有限,必須充分調動民進組織的力量來共同做好參政議政工作。因此,他更注重依托會内的人才優勢,調動集體的力量,提出涉及全市大政方針、經濟建設、社會發展等多方面興利除弊的提案和建議,全方位地開展參政議政工作。1995年金華市“兩會”之前,盧漢雄針對當時中小學教育存在的主要問題,敏銳地意識到中小學生課業負擔問題已經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一方面,全社會要求“減負”的呼聲越來越高,另一方面,卻又沒有說服力的證據和可行的建議提出來。為此,他決定對全市中小學生課業負擔情況組織一次廣泛深入的調查,并提出切實可行的改革建議。在他的親自組織安排下,金華民進組織會内大量教育界的骨幹會員,曆時3個多月,先後赴蘭溪、浦江、武義、金華縣進行實地考察,對市區10所中學、4所小學和其他4縣(市)9所中小學進行了1500多份的問卷調查,召開了18次座談會,與100多人次中小學師生做了個别訪問交談,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并組織會内專家夜以繼日地整理、統計、分析,終于寫成了極具分量的大會發言材料。在市政協三屆一次全會上,盧漢雄用他充滿磁性而極具力量感的嗓音代表民進金華市委會做了題為《切實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全面提高教育質量》的大會發言。他以大量确鑿翔實的材料和數據,明确指出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過重的主要表現是“一長”、“六多”(即在校時間長,超課時多、補課多、作業多、考試多、資料多、競賽多),并深刻揭示了學生課業負擔過重所産生的不良後果是既摧殘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又扼殺了學生的個性發展。同時,他的發言有針對性地提出了5條切實可行的建議與措施。最後,他以高度的社會責任感向社會呼籲:“救救喘不過氣來的孩子!”這一充滿激情的大會發言,提出了社會普遍關注又長期懸而未決的熱點問題,引起與會委員的強烈共鳴。在主席台上聽取發言的時任金華市市長毛光烈當即表态,民進提出的問題關系重大,應引起我們高度重視,并采取切實的措施加以解決。之後,在此發言基礎上形成的團體提案被評為金華市政協三屆一次全會優秀提案。毛光烈市長罕見地寫下了二百多字的批示,并以市政府辦公室名義行文至市教委,要求全市各級教委、教育局認真閱讀盧漢雄同志的發言,切實解決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過重的問題。這一發言不僅引起了金華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視,也通過金華電視台、《金華日報》、《金華晚報》連篇累牍的報道,使盧漢雄一夜之間成了金華市的新聞人物,全市的中小學生和家長們都知道了有一位叫盧漢雄的政協副主席,正在為他們沉重的課業負擔大聲疾呼。不久,《聯誼報》又兩度以《亟須解決學生課業負擔“六個多”——民進金華市委會向有關方面發出呼籲》和《永不熄滅的熱情——記金華民進主委盧漢雄》為題做了深度報道。這一典型的參政議政事例不但對解決中小學生課業負擔問題發揮了實質性的推動作用,也使盧漢雄本人成為知名人士,并有效地擴大了金華民進的社會影響力。在盧漢雄擔任金華民進主委的1989年至1999年十年間,金華民進的參政議政成果獲得了大面積豐收。僅政協提案一項,就遞交團體提案28件、個人提案454件,大會發言14件。另外還有大量以社情民意信息、調研報告、各類報道和理論文章等形式遞送或發表的參政議政成果。

盧漢雄深知,參政議政是民主黨派發揮職能、奉獻社會的一個重要抓手,但還有另一個重要的抓手同樣不能放松,這便是社會服務工作。他認為,社會服務是民主黨派的重要社會職責之一,也是民主黨派貼近百姓、展示形象、體現價值的最重要手段,金華民進必須與時俱進,積極探索社會服務的新形式、新方法、新内涵,為金華市的經濟、社會、文化建設貢獻力量。他認為,教育界是民進人才最具優勢的界别,教育培訓工作無疑應該成為民進組織開展社會服務的主戰場,在這一理念的支撐下,金華民進在教育培訓領域的社會服務工作做得風生水起。

“湯溪民進學校”是金華民進最著名的一個社會服務品牌。這所學校雖早在盧漢雄擔任主委之前的1984年就由時任金華民進副主委的李仲先先生創辦,但它的大發展和最輝煌時期卻是在盧漢雄擔任主委時期,這與他對這所學校的全力支持是分不開的。上世紀80年代,高校資源緊缺,大量有志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青年學子被擋在了高校大門之外。“湯溪民進學校”是一所以高考落榜生為主要對象的文化補習學校,通過學校的培訓,可以圓他們一個“大學夢”,也可以為國家輸送更多的優秀人才,因此,學校受到了青年學子和家長們的廣泛歡迎。然而,至上世紀90年代初,社會上出現一種思潮,認為開辦高考補習學校是片面追求升學率,與國家教育方針相悖。盧漢雄與李仲先副主委頂住社會壓力,堅持原先的辦學理念,他們相信,隻要努力辦出特色,辦出水平,學校一定會得到社會各界的認可。“湯溪民進學校”立足于服務社會,注重社會效益,其收費标準也曆來低于公辦學校。學校特别注重開源節流,勤儉辦學,将有限的經費收入,一方面用于改善辦學條件,另一方面則慷慨解囊,回報社會。辦學多年來,這所學校不但捐助社會公益事業,還為民進組織提供活動經費,合計達50多萬元,為擴大民進組織在金華的聲譽發揮了重要作用。2000年,該校還向湯溪中學捐贈10萬元,設立“民進扶貧獎學基金”,專門用于湯溪中學貧困學生完成高中學業,激勵他們勤奮學習,報效祖國。在他們的努力下,“湯溪民進學校”不僅在金華地區聞名遐迩,江西、湖北、廣東、陝西、黑龍江、甘肅、青海等省也都有學生慕名前來就讀。這所學校的辦學成效,在《浙江日報》、《聯誼報》、《金華日服》和《浙江民進》上先後做了報道。1993年,在民進華東六省一市社會服務工作研讨會上,該校題為《綠樹已成蔭,桃李千般俏》的辦學經驗,由民進浙江省委會推薦,在大會上做了介紹,反響熱烈。

與此同時,在盧漢雄的多方努力下,民進金華市委會于1990年初創辦了民進電大法律班和電視中專分部。電大法律班有193名學員獲得專科文憑,90餘名電視中專畢業生絕大部分為對口單位錄用,服務于經濟建設。1992年,又白手起家,組織創辦了“民進金華市立人學校”,先後開辦了2個專業4個高職班,為社會輸送了近200名畢業生。除此之外,在盧漢雄的帶領和組織下,民進金華市委會和廣大會員幾乎每年都開展豐富多彩、形式多樣的社會服務活動。如結合社會需要開展捐款捐物、深入部隊開展文化培訓、到中小學校慰問教師、送醫送教送文藝演出下鄉等等,不勝枚舉。多年的社會服務活動不但實實在在地服務了民衆,為普通百姓解決了諸多實際困難,也通過這些形式的服務,宣傳了民進的形象,使金華民進組織在當地深得人心。

19999月,盧漢雄先生正式卸任金華民進主委職務,鑒于他對金華民進的傑出貢獻,并希望他繼續關心和支持金華民進的工作,他被新産生的民進金華市第四屆委員會聘為名譽主委。雖然已退居二線,盧漢雄先生依然時刻關注着金華民進的發展,他會經常走訪金華民進機關,在與工作人員的聊天中給予他們鼓勵和支持。他還特别關心基層支部的工作,隻要身體允許,他都會很高興地去參加基層組織的活動,并以自己的人生經曆啟發大家如何做好一名合格的民進人。

盧漢雄先生曆任民進金華市第二、三屆委員會主委,民進浙江省第四屆委員會候補委員、第五屆委員會委員,民進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政協金華市第一屆委員會委員,第二、三屆委員會副主席,政協浙江省第七屆委員會委員。在他任職金華民進主委的十年間,正是金華民進組織健全、發展和壯大的關鍵時期,也是他一生政治生涯中與中共親密合作、同心同行、肝膽相照、榮辱與共,體現其政治智慧和社會活動能力的輝煌十年。他以“老牛自知夕陽晚,不須揚鞭自奮蹄”的精神,演繹了一段“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精彩人生。

盧漢雄先生的一生是傳奇的一生,也是勵志的一生。特别是在他的晚年,民進組織為他創造了光榮人生的契機,實現了他的人生價值;他則為民進事業殚思竭慮,盡心盡力。作為一位參政黨的地方領導人,他能自覺接受中共地方黨組織的領導并與之密切合作,兼顧政治原則和靈活性,表現出成熟的政治智慧;他善于團結和調動組織整體,表現出強有力的協調能力;他投入飽滿的熱情奔走于社會各個階層,表現出高效的社會活動能力;他充滿了責任感和奉獻精神,表現出高尚的社會情懷。無疑,他是金華民進當之無愧的傑出領導人,也是金華民衆公認的社會活動家和地方政治家。

 

盧漢雄先生年表

1929 819,出生于四川省長甯縣西門外。

1936 7,入讀長甯縣立小學。

1941 7,入讀長甯縣立中學。

1944 7,入讀成都天府高中。

1945 7,入讀四川宜賓縣立高中。

1946 1,入讀重慶複旦附中。7,入讀重慶求精中學。

1947 1,入讀重慶相輝學院經濟系(後院系調整至四川财經學院)

1949 11,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入西南軍大文藝大隊學習。

1950 1,中國人民解放軍1234師文工隊隊員。4,中國人民解放軍1234師政工隊教員。8,加入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

10,所屬部隊改編為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鮮抗美援朝。12,中國人民志願軍1234師宣傳科見習幹事。

1951 6,在朝鮮五次戰役期間,撤退中搶救傷員,立三等功一次。10,任中國人民志願軍1234師警工營文教主任。

1952 3,任中國人民志願軍1234師教導隊文教主任。

1953 6,任中國人民志願軍1234師教導隊政治助理員。7,被評為“模範共青團員”,獲全師通報表揚。

1954 6,在“文化學習運動”中立三等功一次。8,任中國人民志願軍1234師直工科助理員。12,随部隊回國,駐防浙江金華。

1955 10,為中國共産黨預備黨員。

1956 9,被按曆史問題處理,取消預備黨員資格。10,自部隊複員至浙江金華師範學校函授部,任語文教員。

1958 6,因在反右中錯劃為右派并被定性為“曆史反革命”,在龍遊縣湖鎮十裡坪勞動教養。

1963 3,提前解教,留農場就業勞動。

1965 7,回原籍四川省,在石棉縣新康礦場就業勞動。

1976 2,四川石棉縣新康子弟中學任語文代課教師。

1979 10,從四川石棉返回金華,在金華六中任代課教師。

1980 7,撤銷勞動教養處分,在金華師範學校複職,任語文教師。

1985 9,任政協金華市第一屆委員會委員。

1987 11,晉升為高級講師。12,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

1988 5,增補為民進金華市第一屆委員會委員。7,當選民進浙江省第四屆委員會候補委員。

1989 8,從金華師範學校退休。10,當選民進金華市第二屆委員會主委。

1990 6,當選政協金華市第二屆委員會副主席。

1992 8,當選民進浙江省第五屆委員會委員。

1993 1,當選政協浙江省第七屆委員會委員。

1994 6,當選民進金華市第三屆委員會主委。

1995 4,當選政協金華市第三屆委員會副主席。

1999 9,推舉為民進金華市第四屆委員會名譽主委。

2012 423,在金華廣福醫院因病與世長辭,享年84歲。

 

作者:夏琅寅  吳一舟


上一篇:  俞立身傳略:一身正氣 兩袖清風
下一篇:  張廉傳略:雨後晚霞更絢爛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杭 州 | 甯 波 | 溫 州 | 湖 州 | 嘉 興 | 紹 興 | 金 華 | 衢 州 | 舟 山 | 台 州 | 麗 水
浙ICP備05003731号  電話:87053956  郵箱:zjmj0571@163.com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浙江省委員會  
(c)2012-2013     caifu85651.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