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新成:民進全國理論研究與會史工作會議閉幕講話

發布日期:2017-09-08    閱讀點擊:2567

2017819

 

為期兩天的民進全國理論研究與會史工作會議即将結束了。從剛剛六位小組代表發言和讨論的情況來看,大家對此次會議基本持肯定态度。今天上午各小組的讨論非常熱烈,大部分組都是超過12點才結束,剛才六個小組代表的彙報也談到,交流中大家發言踴躍,各抒己見,可見會上大家還是有收獲的。使參會者有所得是舉辦此次會議的一個重要目的,作為主辦方我們感到非常欣慰。同時也要感謝大家的熱心參與,正因為有這種積極參與的态度,本次會議才能圓滿成功。

對會中央的同志來說,這次會議也是收獲頗豐。無論是我本人,友東秘書長,還是機關的其他同志,都從這次會議中受益匪淺,大家的讨論和發言使我們了解到很多信息,聽到很多好的建議。例如剛才重慶市委會參政黨理論研究會會長侯東德介紹了他們參與會中央理論課題招标的情況,市委會以高度認真負責的态度,研究探讨怎樣申報和完成招标課題,申報失敗後則及時總結經驗,很令人感動。

大家也提出一些很好的建議,例如,有的同志提出現在口述史收集整理工作非常零散,建議将會史資料的搶救工作作為一項系統工程來抓,從中央到地方再到基層,整體布局規劃,層層推進落實。有的小組提出,希望對理論研究題目進行分層分類管理,便于不同層次的成員有針對性地選擇研究課題,開展相應的研究。此外,希望會中央多舉辦此類會議,不斷加強理論研究與會史工作的相關培訓,将研究得到的優秀成果結集出版為文集供各地學習參考,在會中央網站以及微信公衆号上開辟介紹相關成果的專欄和專題等等,都是很好的建議。

有的分組代表在發言中提出,參政黨理論課題招标的申報和評審制度趨于“功利”,隻考慮了理論研究成果的最終質量,未考慮到保護和鼓勵地方組織的積極性,給予落後地區适當的照顧。這确實是讓我們非常糾結的一個問題。會中央提出“做好應用理論研究”,因此規劃設計課題招标的過程中,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就是使研究成果真正有用,能夠用于指導工作實踐。現實情況是各地的研究水平有較大差異,很不均衡,一些地方組織雖然很努力,但限于原有的基礎比較薄弱,不太可能一下子拿出高水平的成果來,所以需要扶持。基于這樣的情況,我們有針對性地就成果質量和激勵參與在課題招标評審中所占的比重做了調整。我印象當中這個比例大概是四比一,也就是說,如果下發五個課題,其中四個課題的申報情況都特别好,質量也高,另外一個課題會留給申報很積極但一直沒能中标的組織。未來我們還會繼續就此開展研究,盡量妥善地兼顧這兩個方面。

這次會議中,我們特别希望直接聽取參會同志的意見,因此我和友東秘書長,還有德安都參加了小組交流。但受時間、分組等客觀條件的限制,我們隻能簡單做了分工,每個人去兩個小組聽會,沒能更廣泛地同大家交流,不能不說是一個遺憾。

下面我就大家在讨論中提出的一些共性問題以及我們認為值得參考的建議做一個解釋和說明,并簡單歸納如下。

參與各組的讨論交流,給我們留下了這樣一個總體印象,各地都在開展理論研究和會史工作,但相比而言,還是會史工作開展的更好,這與長期以來會史工作形成了較好的基礎,富于經驗,持續性比較強有很大的關系。

在此基礎上,會史工作仍需不斷加強,這裡有幾點需要特别提請大家注意:

首先,要将會史工作和檔案工作緊密結合。我們強調會史工作“新賬不欠,老賬抓緊還”,做好檔案收集整理工作,某種意義上也是為不欠新賬做好基礎工作。無論是會中央還是地方,都曾在修史的過程中遇到過資料不足或者需要花費大量時間精力現梳理資料的情況,給會史編纂工作帶來不便和困難。為杜絕此類情況出現和減輕這種負擔,要及時做好檔案資料的收集整理工作。特别是今年正值各省級組織和會中央的換屆年,不少組織内部可能出現主管領導的更替和專職幹部的變更,會史工作中也會相應發生一些轉換,此時一定要注意抓好檔案的留存和整理工作,避免出現資料遺失混亂等問題,為今後修史做好資料儲備。

其次,要不斷創新會史教育手段,切實發揮會史資政育人功能。無論是交流發言還是實際工作中,大家都更專注于修史,側重忠實地記錄史實,完整地收集史料,但會史的一項重要功能就是資政育人,要切實發揮其教育和引導廣大會員的作用。這一點上,相關工作的開展相對薄弱。發揮會史的教育功能不能僅靠出版發放會史書籍、制作會史展闆等等,還要在手段創新上動腦筋下功夫,特别是可以結合形式多樣的新媒體模式開展探索嘗試。很多地方組織在這方面都有創造性的思考和做法,可以深入交流,經驗共享。

再次,除了依照慣例編纂通史之外,還可以考慮修專題史。傳統上我們一直側重于修較為全面的通史,在此基礎上,也可以選擇一些意義重大的主題,探索嘗試修專題史。例如,教育文化出版是民進的主界别,基礎教育又是最突出的界别特色,這方面就完全可以作為一個專題修史——縷述從會中央到地方乃至基層,曾經就基礎教育問題提過哪些建議,有過什麼理念,起到過什麼作用,也可以追溯民進的創始人、老一輩民進人曾經在基礎教育方面做過什麼事,有過什麼教育思想,還可以梳理現階段參政議政、社會服務工作在基礎教育領域做了哪些工作等等。

現在很多地方組織和基層組織都就本組織的發展曆程編纂過通史,未來可以在此基礎上加強研究、歸納、總結,進一步展示和宣傳民進人的教育理念、思想和傳統。民主黨派具備超脫的地位和獨特的視角,對教育的思考超越于行政系統之外,民進會員中擁有衆多一線教師和教育工作者,對教育現狀的了解、認識和思考直觀且敏銳,記錄好留存好傳承好這些寶貴的思想觀點和理念傳統,是非常有意義的。

現階段,各地方組織和基層組織修史的熱情高漲,也出了很多成果,一定要把握好這個難得的時機,着力做好史料的收集整理工作。在此,我提一點希望:希望各地方組織、基層組織把出版的會史書籍和做出的成果都寄發給會中央,最好每種書籍和成果各寄五本(份),統一郵寄給專門負責會史書籍、成果收集整理的會中央研究室。會中央研究室要把這件事情抓起來,先着手整理出一個目錄,列出已有的各地編纂的會史書籍和成果,再把這個目錄下發給各地方組織并傳達給基層組織,請各級組織加以核對,并将自身編纂完成但會中央還沒收錄的書籍和成果補寄給研究室。同時,研究室要辟出專櫃,集中存放管理各地發來的會史書籍和資料。相關工作請研究室盡快緊抓落實。

從剛才的發言來看,雖然此前會中央對理論研究工作已經給予相當的重視,但這項工作仍然是塊短闆,屬于薄弱環節。

大家普遍有這樣的反映,理論研究工作之所以是短闆,還是因為重視不夠,首先是領導重視不夠,其次是思想重視不夠。我感覺,無論是領導重視不夠,還是思想重視不夠,歸根結底緣于認識不足,不清楚理論研究有什麼用,也不知道理論研究應該怎麼做,要做些什麼,不是主觀上不想重視理論研究,而是對這項工作的客觀認識不清楚不到位。這次會議的舉辦對解決和澄清這一認識問題有所幫助,但不可能一蹴而就,畢竟認識的轉變是一個逐步的過程。各級組織要從主觀認知上提高對理論研究工作的重視程度,同時一步步了解和嘗試怎樣做理論研究工作,如何使理論研究工作切實發揮實效。

針對如何做好理論研究工作,我有這樣幾項建議:一是要把統一戰線理論研究和參政黨理論研究區分開。一些地方組織和基層組織對這兩個概念的差别還不清楚,容易将二者混為一談,有時沖淡參政黨的理論研究。統一戰線理論研究和參政黨理論研究有交叉,也有分别,二者的研究主體、研究對象、任務分工以及研究成果應用是不同的。統一戰線工作是在執政黨領導下不斷發展的,故而統一戰線理論研究的主體是執政黨,做好相關研究是執政黨的任務和課題,研究成果主要供執政黨和統戰部采用,參政黨一定程度上屬于研究對象,更多的發揮着配合研究的作用。參政黨理論研究的主體自然是參政黨,研究成果也主要供參政黨建設使用。此外,統一戰線理論研究能夠與高校的黨建研究、法律研究相結合,可資利用的外部資源較為豐富,而參政黨理論研究可利用的外部資源和平台稀缺,基本隻能借助自身的力量開展工作,這種狀況決定了參政黨理論研究必須重視和發揮機關工作人員的積極性與主體作用,有條件的情況下也可以發動了解會内工作且就職于高校和研究院所的會員開展相關研究。

二是要進一步明确參政黨理論研究有很大的空間和諸多值得研究的問題。例如,進一步發揮參政黨的民主監督職能是今後我們工作的重點内容之一,也是參政黨理論研究的重要課題,需要下大力氣進行研究。民主監督、參政議政、參加中國共産黨領導的政治協商是參政黨的三項基本職能,都以發現問題和提出建議的形式出現,但三者之間沒有區别嗎?這值得研究。比如說,民主監督應該是有約束力的,因為監督是根據标準進行的,是有客觀标準的,監督中發現的問題是必須整改的,而參政議政和政治協商則不具備這一特性,提出的隻是建議,沒有約束力。理論研究工作如果能夠把此類問題研究透徹、解讀清楚,不僅對未來更好地發揮民主監督職能有直接助益,還可以有效地引起各級領導對理論研究工作的關注和重視。

三是要從組織層面保證好理論研究專職人員的配備。理論研究工作必須專職化,當前首要是促成機構的專職化,即建立研究部門。目前全會29個省級組織裡,隻有5個省級組織設立了理論研究部門,遠不能滿足相關工作的需求。受編制所限,無法設立理論研究部門的地方組織應該指定一名機關幹部專職負責理論研究工作。如果專人負責理論研究工作也無法保證,可以指定一位幹部進行專事管理,即在負責其他工作的同時兼管理論研究。如果專人專事管理都無法保證,可以先向本級組織的主委提出建議,安排專人負責研究怎樣提升組織年度工作報告的理論水平。這樣一方面可以使年度工作報告在理論方面更出彩,有升華,另一方面也能逐步提高相關負責同志的理論素養,培養和鍛煉理論人才。

設立理論研究部門,指定理論研究專職幹部也會對各級組織的實際工作産生極大的促進作用。例如,各級組織的領導都要參加統戰部組織的各類座談會,這些座談大都是表态性或務虛性的,要在這些方面講出内容談出高度,必然涉及理論領域的概念闡述、觀點解讀和理念創新,此時理論研究的現實意義便不言自明。設立專門的理論研究機構,配備專職研究人員,某種意義上也是為領導層決策提供智囊,做好服務,反過來又會促使領導更加注重理論研究工作的開展,二者相互促進,将形成良性循環。

總之,理論研究工作是一塊短闆,要把這塊短闆補起來,既要在認識領域進一步澄清,又要在方式方法上增強可操作性。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下,理論研究工作必将不斷發展,邁上新台階。我就講這些,謝謝大家!


上一篇:  劉新成:民進全國理論研究與會史工作會議開幕講話
下一篇:  蔡達峰:牢記合作初心  再續光輝偉業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杭 州 | 甯 波 | 溫 州 | 湖 州 | 嘉 興 | 紹 興 | 金 華 | 衢 州 | 舟 山 | 台 州 | 麗 水
浙ICP備05003731号  電話:87053956  郵箱:zjmj0571@163.com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浙江省委員會  
(c)2012-2013     caifu85651.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