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甯波籍民進先賢中的兩位“毛先生”

發布日期:2018-05-18    閱讀點擊:1371

剛到市委會機關工作的頭兩天,我在桌案上翻讀着一本《近湖樓詩文選》。此詩文選由開明出版社2013年出版,書的著作者是毛啟邠先生(19242014)。

毛先生,是甯波人,長期從事民主黨派工作,曾任民進第七至九屆中央委員,民進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也是民進中央主辦的機關内部刊物《民進》主編,1989年創辦的公開發行雜志《民主》的首任主編,1993年正式退休。但退休之後,他繼續發揮餘熱,又擔任了民進中央會史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可以說,他為民進中央機關工作了50年之久,不少人後來尊稱他為“毛公”,這不由得使我這位剛進入黨派機關工作的人産生敬意。

毛老在《近湖樓詩文選》中有一篇《回憶六十年前的效實生活》,講述了他的家庭情況。他家居住在西門口柳莊坊,與效實中學隻隔一條北鬥河。他家兄弟姊妹九人皆從效實中學畢業。他本人則是1936年秋進入效實讀初一。第二年“七七事變”爆發,為避日機轟炸,舉家遷居鄞西梅園山,毛老辍學半年。後來效實中學搬到高橋,他也于1938年春到高橋繼續上學,直至1941年春甯波淪陷學校停辦。這一年,毛老求學來到上海效實分校(即後來的儲能中學)讀書了。19507月應東北人民銀行之聘,去東北參加革命工作。1952年調至北京人民保險總公司。19565月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1957年調到民進中央機關宣傳部當專職幹部,負責編輯會刊《民進》,得到了馮賓符同志手把手的教導。以後,毛老又是在張明養先生的直接領導下工作,“深受知遇之恩”,鍛煉成長為黨派刊物編輯能手。

毛老是親曆參與了民進二大至七大召開之前籌備工作、起草文件之人,多次外出調研,征求地方組織意見。他也是全國政協多屆曆次大會的特約記者,見證和報道了許多著名的民進教育、文化名家委員們在大會上所展現的風采。毛老與周建人、葉聖陶、趙樸初、徐伯昕、柯靈、冰心、雷潔瓊、葉至善等民進老一輩已故領導人交往緻密,寫過不少回憶紀念文章,均值得深讀和感悟。毛老平時愛好詩詞,為中華詩詞學會會員,曾在京滬報刊上發表詩詞近百篇。毛老還是效實中學北京校友會的發起人之一,并擔任名譽會長,還曾任甯波貿易促進會北京聯誼會理事。

20045月,毛老攜老伴和女兒曾回到甯波探親訪友、重遊母校、下鄉掃墓,飽嘗家鄉菜的味道,尋覓梁祝公園的傳奇,遊覽雨中天一閣的幽雅。回去之後寫了一篇《暮春時節故鄉行》的散文,用情至深。晚年的毛老也很時尚,上網沖浪,開了一個博客,練練筆頭,以不至荒廢舊業。20135月,毛先生在新民晚報發表了一首七律《九十述懷》:

 

歲月如流轉瞬間,今庚虛度九旬年。

操觚半世編書報,提筆終朝耕硯田。

身老未忘憂國事,人微亦敢放狂言。

新風新政開新局,更令愚耆喜粲然。

 

清明時節,當我打開毛老的博客,寄托哀思。這可是毛老所感所聞,抒發記存之園地。我為毛老終生筆耕的執着和讴歌時代正能量的赤誠所感動。

到民進機關工作後不久,時常向老會員讨教民進先賢的往事。原專職副主委陳叔虞老師提起了另一位毛先生。這位毛先生,便是毛之芬(19101994)女士。民進中央同志多數喚她為毛大姐,也有稱她為毛先生,都是為了表示對她的尊重。

毛之芬,又名毛靜仙,餘姚市陽明街道豐南村毛家人。這個毛家很有名,曾出過建築大師毛梓堯。毛梓堯(19142007),我國近現代著名建築學家、國家一級注冊建築師。新中國成立後,毛梓堯作為首都城市規劃和設計的重要參與者,參加了人民大會堂等幾項重大方案的設計工作。和很多經曆過太多滄桑的中國老知識分子一樣,毛梓堯是一位忠誠而樸實的愛國者、一個品德高尚的人。在抗日戰争時期,他和妻子曾在自己的家中掩護過新四軍的傷病員。他追求進步,支持黨的革命活動。解放戰争時期,在他自建的上海家宅裡,冒着危險,掩護金仲華、馮賓符、王德鵬、毛之芬等進步人士開會或躲避特務抓捕。毛之芬與毛梓堯算是同一支族近房關系。

由于毛之芬的父親是清代副貢生,早年在中國駐日本長崎領事館學校教書,所以毛之芬出生于日本長崎。1921年她随父回國。1925年,她在上海商務印書館印刷所做工,同年加入中國共産主義青年團,商務印書館工會,參加了共産黨領導的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1927年,在中共中央軍委擔任譯電工作,同年被派去莫斯科東方勞動大學馬列學院學習。1930年回國後繼續為黨工作,到上海做共青團的女團工作和洋車工的工作。1931年,在上海黨的地下印刷所工作,同年因所在組織被破壞而失去了與組織的聯系。直到19465月,《世界知識》複刊并成立出版社,她來到出版社工作,毛之芬與張明養、馮賓符等好友、老鄉共事在一起,曆任會計,生産部出版室主任,出版社股份有限公司經理。19505月,她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1952年底,《世界知識》社被并入人民出版社,次年1月,民族出版社成立時,她被調到該社擔任第一任出版部主任。可以說,毛之芬女士是我國出版界的老前輩,也是我國的民族出版事業創業人之一。

毛之芬女士在上海參加黨的地下革命工作時與陳雲同志有來往。後來在出版界與文化名家馮賓符等是好朋友。在民進的工作中與雷潔瓊是至交。毛大姐曆任民進北京市委理事會常務理事,市委會常委、副主任委員、秘書長,顧問。民進中央第五屆候補委員,第六屆中央委員,第七屆中央常務委員。曆任北京市第三、四、五屆人大代表,北京市政協委員、政協常委、副秘書長,教科文衛體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北京市幼兒教育副會長。

19864月離職休養。民進中央參議委員會成立後,在1988年民進六大會議上,她被選舉擔任第二屆參議委員會常務委員兼秘書長,成為趙樸老的重要助手。之後又連任第三屆參議委員會常務委員兼秘書長。

擔負着如此衆多的頭銜,您一定認為毛大姐了不起,一看就使人肅然,實際上毛大姐是最普通不過的一個人,走在街上,同普通的街坊大姐沒有任何區别。毛大姐對公益事業非常熱心,主動認購國庫券,為希望工程捐款,為災區捐款捐物,每次都是捐得最多的。“文革”後,她把組織補發的工資全部退給了國家,她說:“我一個人生活,組織每月給我的工資足夠花了,現在,我們國家百廢待興,還是把錢用在最需要的地方吧。”

老人家雖然受過文革的委屈,但在她的言談話語中從未感受到她有任何埋怨之辭,總是講國家待她之厚,關心入微,此生難報,而對她在我黨成立初期,對革命和黨組織做過的貢獻隻字不提。作為出版界的老前輩,毛大姐對工作兢兢業業,但從不以權威自居,擔任民族出版社出版部主任時,經常下廠去工段,直接與鑄字工、排版工研究如何改進工藝技術,更好地提高書籍印刷質量。走進她的居室,其簡樸之極,令人難以想像:舊沙發、舊床、舊書櫃,一切都是舊的。

毛之芬有着廣泛的上層社會關系,有許多老熟人、老朋友,但她從未給自己的子女謀過什麼好處,她的大兒子一直留在浙江老家,在一家普通企業做工人;小兒子是北京一家出版社的職工。雷潔瓊主席是她家的常客,兩位老人的家常菜是白菜炒年糕,最奢侈的一次是從和平裡大酒店買了隻烤鴨,真可謂“君子之交淡如水”。

19941111日,毛之芬在北京因病逝世,享年84歲,臨終前留下遺囑:不留骨灰,喪事從簡。告别儀式上,雷潔瓊、趙樸初等領導親往送行。在一些座談會上, 趙樸老還常提起已去世的中參委秘書長毛之芬。樸老說, 在三年自然災害困難時期,毛之芬把自己僅有的一些麻油省下來送給他。這種克己待人的精神品德非常好,從樸老一直記着這件小事來說,細微之處也可看出樸老感恩不忘的高尚品德。

毛之芬是進步的愛國民主人士,也是出版發行領域的名家。她在回憶文章中口述道:做好民族出版工作,有利于國家安定團結。解放前,出版社有很多,但沒有哪個執政黨建立過民族出版社,這也說明從來沒有人重視過民族工作。甚至在社會主義的蘇聯,七十多年中也沒有成立過一個中央級的民族出版社。而我們新中國剛一成立,千頭萬緒、百廢待舉的時候,毛主席、周總理等老一輩無産階級革命家就對民族出版工作十分重視,真是英明。國家級民族出版社成立了,敬愛的周總理在百忙中還親自為民族出版社和《民族畫報》題寫社名、刊名。其後,各地方民族出版社也如雨後春筍般陸續成立起來。民族出版社成立後,積極配合黨和國家在各個時期的路線、方針、政策做了大量工作,出版了大批優秀圖書。翻譯出版了大量黨和國家的重要文獻和文件,并在解決少數民族語言文字規範化這一前人未解決的問題上做了許多卓有成效的工作,為少數民族地區提供了多品種、多層次的各類圖書,輸送了相當數量的業務骨幹,為民族出版事業做出了重要貢獻。……東歐的劇變,蘇聯的解體,民族矛盾激化,内戰頻繁,人民遭殃的活生生事實,使我(毛老)更深刻地體會到由于黨中央幾十年堅持不懈地重視和貫徹正确的民族政策,不斷加強各民族的大團結,才有今天國泰民安、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我國經濟事業才得以穩步發展。民族出版社在光輝曆程中,作為黨對于民族地區的宣傳喉舌,始終如一地貫徹黨的出版方針,為民族地區提供了大批優秀圖書,對傳播黨中央的聲音,加強民族團結,促進民族地區經濟文化的繁榮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新中國幾代民族出版人的努力,是值得銘記和感到欣慰的。

緬懷兩位先賢,總有人生境界可以參照學習,這也應該作為會内政治思想教育的重要一課吧。

 

作者:民進甯波市委會專職副主委徐建成


上一篇:  民進人的“紅色往事”
下一篇:  杭州民進會史編寫的做法和啟示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杭 州 | 甯 波 | 溫 州 | 湖 州 | 嘉 興 | 紹 興 | 金 華 | 衢 州 | 舟 山 | 台 州 | 麗 水
浙ICP備05003731号  電話:87053956  郵箱:zjmj0571@163.com
版權所有:中國民主促進會浙江省委員會  
(c)2012-2013     caifu85651.cn   All Rights Reserved